首页 新闻 正文

传承古琴艺术,我愿将之作为毕生事业——专访古琴艺术家李帛邗

2021-08-18 18:00   来源: 互联网

作者:张晨鸣

:有人说古琴是诗歌性的音乐,在您看来,它代表或象征着什么?

李帛邗:我的想法不一样,我想古琴首先具有音乐艺术的主要功能,不存在诗歌性音乐的说法。但是它们反映的都是人们的思想情感,是正能量。我们看古琴曲有写孔子、苏轼、屈原的,但没有一首是写给反面人物的。古人通过小小一方古琴,获得修身养性、君子人格、待人处事等生命体验,他们对“琴德”的追求几乎超越了“玉德”的高度。时至今日,“琴德”的光芒经过几千年的传承,仍是众多操琴者作为自我要求的标准。 “琴德”要求必须亲手触摸琴弦,才能真切地感知到那种来自心底的陶冶情操的力量。而且,你会发现自己的情绪、性情、思虑和意念,都在随着呼吸和姿势的调整而时刻变换,那种灵魂深处的舒卷和喜悦会带给人一种“绚烂之极归于平淡”的宁静。今人弹琴,可以不必再像古人那样做盥手、焚香、更衣等诸多准备,但我们在琴中所领会到的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等这些修身方法与古人是完全相通的……

 

:在您看来,美的古琴演奏是什么样的?演奏好古琴需要什么条件?

李帛邗:“流畅自然,落落大方,物我两忘,琴人合一”。弹琴要心平气和,不与他人攀比,要将心神都融入到一拨一按之间,以韵传意。古琴虽然有一种古朴、洒脱的美感,但不能只求意不求韵,弹指间要舒缓平稳,情感丰富,使曲意在弹奏过程中彰显自如,体现出曲境的画面感,才有艺术美感。把古琴弹好,需要的条件是多方面的,需要有一流的演奏技巧,对琴要有强大的把控能力,对乐曲的意义要有充分的理解,同时还要在曲中融入个人的个性和精神,具备独特的思想和文化修养。尤其是演绎古曲的时候,要勤于思考,分析历史是如何说的,本体是怎样的,然后根据其情况进行二度创作,变成适合当今演奏环境和今人欣赏的表达。

 

:多年来,您与琴相交,古琴给您带来了怎样的影响?您是如何在古琴艺术中不断成长终成一代青年大师的?

李帛邗:古琴让我的内心更平静,在浮躁喧嚣的环境中,我也能保持稳定良好的心态。在我看来,古琴是与内心深处丰富的精神世界联系最紧密的一个乐器,是沟通天地人的最好媒介。在这种心态下,每天品茗、读书、弹琴、思考,我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提升。起初我凭借“北京博涵雅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”的行业人脉,主动寻求表演机会,通过不同场合、不同时限制的表演,我慢慢对于古琴表演有了更多的实际体会。我在中国音乐学院跟随著名古琴演奏家黄梅老师学艺期间,我分析了很多成名已久的古琴艺术家的表演方式和效果,研究了很多古曲的背景对曲谱做还原和现代化演绎,如《广陵散》、《流水》、《卿云歌》。我是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成长的,我热爱古琴艺术,希望能为古琴艺术这个领域的创新和发展做出些微贡献,在日复一日的刻苦努力下,我个人在行业中也有所收获。

 

:近年来传统文化不断回归,古琴传承与复兴也迎来了全新的机遇。您认为,当前古琴发展最重要的是什么?您如何看待古琴艺术的传承和创新?

李帛邗:继往开来。首先继承好传统,再谋求发展。我们必须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,但文艺有文野之分、粗细之分、雅俗之分,需要批判的继承,吸收其中有益的东西。清代琴家徐长遇说:“古琴曲传至今日,大多经人删改。古曲有不尽善处,可删不可增。”《流水》、《广陵散》,哪个不是经过历代琴家的删改?有的人认为琴曲要保留原汁原味的传统,事实上没必要,也不可能。传统是一条河流。传统要与时俱进,只有不断注入新鲜的水流,才可能丰美多姿,有各种尝试当然都是可以的,但最终真正会留存下来的,还是人类精神层面有高度的东西,这是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。当然,如今古琴音乐的发展还存在着不少问题。流传下来的3000首曲谱,“打谱”发掘整理者尚不过其百分之十,平常在演奏的不过三五十首。推动发展的关键环节是新琴曲的创作,但现在新琴曲可以说是寥若晨星。简而概之:继承得十分不够,发展得十分缓慢。我希望未来我可以在这一方面有更多贡献,也希望有更多人加入进来。


责任编辑:paopao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国际中文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